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雁渡寒潭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十七章 行至绝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雁渡寒潭秋 林冬河 5137 2019-02-21 19:57:2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夜覃石城?#36864;?#24799;一回到了宋宅,转身准备离去,宋惟一拉住覃石城的手,羞涩的低下头轻轻的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石城---要不---别回去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爱他,从第一次见到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阳光海岸边,他挺拔、俊逸,温柔刚正,对她毫无奉迎,他的身上有让她心慌意乱的气息,他的眼里有让她耳热心跳的光芒,她就那样毫无征兆的爱上了他,她象一只小鹿苦苦的追逐着他,他却一直在躲避、拒绝着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,她说此生非他不嫁,如不能嫁他,她宁愿去死,他回心转意、揽她入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眉眼间的温柔时有时无,他的爱意时浓时寡,他让她意乱情迷,他的吻从来都是浅酌轻尝,让她欲罢不能,她甚至不在乎他到底爱不爱她!今夜她放弃最后一丝自尊,想他留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覃石城轻轻的抽回自己的手,将她的一缕秀发夹在耳后,轻轻的吻?#23435;?#22905;的额头,温柔的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惟一,留到最美好的时候吧!”转身离去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覃石城骑着摩托回到了自己的公寓,脱下?#36335;?#24320;?#24049;?#29408;的击打着挂在房中的沙袋,他把它当成自?#28023;?#27515;命的击打着,直到一拳打破皮革,沙,如雨丝般倾泄而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子潭绝望的脸,一刻没停过的在眼前晃动,他的子潭,脸上从来没有过那样的表情,那个夕阳下弹钢琴的小女孩总是一脸的倔强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年她只有十岁,他十三岁,那天傍晚,他听到大厅里传来了稚嫩的歌声,他走了过去,那个扎着马尾辫的漂亮小女孩,正弹着从来没?#35828;?#36807;的破钢琴,给她的弟弟唱着歌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soft kitty ,warm kitty, little ball of fur !happy kitty sleepy kitty purr------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脸温柔的笑,弟弟还在抹着眼泪,听到歌声突然咧开小嘴笑了!她抱紧?#35828;?#24351;,亲着弟弟的小脸,轻声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子柏乖乖,伯伯搬走了,我们以后只能住在这里了,以后姐姐天天唱歌给你听好不好?#20426;?p>  “好”小男孩乖乖的趴在她的腿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再唱一遍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着她唱歌,他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,那种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就是那个时候,?#36864;?#35828;的第一句话,让她再唱一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早就知道孤儿?#35946;?#26469;了这对姐弟,弟弟什么都懂,每天拿回一张奖状,贴满了孤儿院房间的墙,他经常被一群嫉妒的孩子揍,姐姐就趴在弟弟的身上挨着拳脚,从来也没有掉过一滴泪,这个姐姐象个?#24213;?#19968;样,会去照顾打过她的人,会去关心推开她的人,他从没?#36864;?#20204;说过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唱”小男孩气势汹汹的叉腰,站在他的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覃石城一直是孤儿?#35946;?#26368;厉害的,经常会和人打架,经常从外面满身是血的回到孤儿?#28023;?#22312;五岁的小子柏眼里,覃石城是个坏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给你?#27973;裕 ?#35203;石城从裤袋里拿出两颗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---唱一遍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子柏接过了糖,从此,他每天都会带两颗糖来听她唱歌,直到现在——他仍然会习惯性的在口袋里?#20658;?#39063;糖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开始在她挨打时驱散那?#21644;?#31461;,他开始?#37027;?#30340;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,她想?#36864;?#23398;打架的功夫,她想保护弟弟,他开始教她,她经常跌倒、摔伤,她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站起来,她柔软着他冰冷的心,她消散着他满腔的怒火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个夜晚,她象一只受惊的小鸟,恐惧的躲在黑暗里瑟瑟发抖,却不肯掉一滴眼泪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带着她和子柏离开了那里,他想用他的肩膀给她一个温暖的港湾!她象个小妻子一样,用稚嫩的小手整理着简陋破旧的家,开心得就象住进了城堡里的公主,每当她在噩梦中惊醒,都会蜷缩在他身边,搂着他的脖子,安稳的睡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一年,她辍学去打工,他经常加班到深夜,回到家,她会笨拙的为他煮一碗——世界上最香的面,他无论多累,只要看到她,只要抱着她,他就会被幸福包围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年前,他回?#20174;?#22905;作别,子柏已经长成了一个清秀的少年,已经不在为了两颗糖,央求姐姐为他唱歌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临行前,子柏紧紧的?#20806;?#20182;的手,一脸坚定的对他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石城哥哥,你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自?#28023;?#19981;要让我姐姐哭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子柏的心里,唯一能让姐姐哭的人只有他——覃石城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年,为了子柏,他差点死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哭了!虽然子柏看到了,却装做没看见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覃石城无法停止的回忆,被一阵手机信息的铃声打断,他拿起电话——一串摩斯密码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3736;?#38593;川正带着韩子潭返回崖山别墅,如果你想退出——今晚将是最后的机会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下手机,覃石城的心被揪得紧紧的,他早就看出杜雁川对韩子潭别样的态度,只是他能退出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路——已行至绝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伤——已伤入骨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苦笑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已经——失去了全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满腔的怒火和仇恨,他什么都没有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躺在冰冷的地板上——闭上了眼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情人相伤,伤人无用,伤已入骨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泪——无声的?#28201;洌?#30452;至?#21543;?#28176;白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翌日——无论对今天有多少不舍,明天依然会到来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窗外——无论室内有多少温柔,世界依然是窗外的世界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雁川睁开眼睛,定定的看着怀里的这个“痞子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紧紧的?#20806;?#30524;睛,?#25104;?#24808;白,嘴唇艳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让他朝思暮想、心神不宁的“痞子”终于躺在了他的怀里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何心里没有一丝放松,反而揪得更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苦笑了一下,低头吻?#23435;?#22905;的唇,轻轻的抽出胳膊,走进?#23435;?#28020;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卫浴间的门关上的那一瞬,韩子潭?#29677;病?#30340;起身,忍着全身的酸痛,快速的捡起地上的?#36335;?#31359;好。她早就醒了,装做睡着是不想看到他,也不想?#36864;?#35828;任何话,她不知道该?#36864;?#35828;什么,或者本就无话好说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轻轻的打开门,风一般的跑了出去,跑下了楼,跑出了崖山别墅,一直拼命的跑着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卧室内,杜雁川将?#30772;?#30340;被子,狠狠的扔在地上,一片艳红落入眼底,他惊诧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五岁同居,六年,她?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抹温柔从他的眼底掠过!为她?为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是唯一一个与他一夜春宵后不收钱,也没有任?#25105;?#27714;,撒腿就跑的女孩,杜雁川嘴角又浮现出一丝苦笑,他留不住她,他可以拥有一切,却独独不能得到她的心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夜!如果他不曾去“Luxifer”今晨她应该是在南彧的床上?#21482;?#36867;跑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雁川垂下了眼?#20445;?#36208;进更衣室,平静的换着?#36335;?#34924;衫袖口的一颗钻石纽扣滑了一下,没有扣好,又扣了两次,仍没有扣好,他猛的将穿好的衬衫扯下来,狠狠的扔在地上,落了一地的钻石纽扣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子潭回到学校公寓,三个女孩还睡着,她先?#37027;?#30340;洗了个澡,换上一件高领七?#20013;?#30340;淡?#28193;?#34924;衫,遮挡住昨夜疯狂留下的印迹,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韩子潭看到了玲珑的名字,赶紧接起?#35828;?#35805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子潭,晚上回来一趟!”玲珑的声音很低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658;?#29649;,出什么事了吗?#20426;?#38889;子潭一激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有,就是想你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靠!吓死了,好咧!晚上我想?#38498;?#28903;肉!”韩子潭一如既往的轻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挂?#35828;?#35805;,?#27627;?#29649;将印着覃石城与宋惟一订婚照片的报纸,狠狠的摔在?#35828;?#19978;,又看了一眼桌上印着韩子潭与杜雁川接吻照片的报纸,骂了一句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2610;?#20004;二缺是特么在玩什么呢?#20426;?p>  韩子潭挂断电话,一回头,那三个女孩都醒了,正趴在床上盯着她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子潭,杜雁川在追求你吗?#20426;?p>  “子潭,你?#19981;?#21335;彧还是杜雁川?#20426;?p>  “你昨天和杜雁川睡了吗?#20426;?p>  三个女孩七嘴?#26494;?#30340;问了起来,问得韩子潭无暇回应,高新月赶紧阻止了另外两个女孩的发问,笑嘻嘻的看着韩子潭,挤了一下泉水般的眼眸,?#29992;?#30340;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三?#31181;?#26102;间,自己坦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子潭眉尖一挑,鼻子一皱象个“痞子”一样,无所谓的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3736;?#38593;川没追求我,我也不?#19981;?#21335;彧,至于昨天晚上,我说什么也没发生,你们也不会信,呃!?#36864;恪?#23254;’了个总裁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靠!韩子潭你太特么牛x了,嫖杜雁川,你是史上最特么牛x的嫖客了?#22791;?#26032;月从床上跳下来激动的打开电?#28020;?p>  各大新闻网站,头条特大字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3736;?#38593;川众?#24656;?#19979;亲吻神秘女孩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3736;?#38593;川神秘女友情系死党南彧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3736;?#38593;川、南彧或因神秘女孩反?#20426;?p>  ?#23736;?#38593;川已与神秘女友同居?#25504;?#25110;谈婚嫁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3736;?#38593;川神秘女友与‘明礼集团’副总纠葛不清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贴着杜雁川吻她的照片,南彧与杜雁川冷面相对的照片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打开校内网,各种贴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J大新晋校花情系杜三少,宅男们都洗?#27492;?#21543;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韩子潭前男友劈腿富豪女,为疗情伤移情杜三少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有将南彧和杜雁川昨天在“Luxifer”相对而立的照片P成“决战紫禁之巅”的,标题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月?#20179;?#22812;,紫禁之巅,帅神诛帅仙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面的回贴各种“酸”、“腐”什么“美女爱的都是‘财’子啊!?#20445;?#20063;?#23567;?#22530;堂A大学生不要丢了A大的脸”还有更过份的说“韩子潭是有金主的人了,大不过杜少的都歇菜吧?#20445;?#38889;子潭看着这些,一脸的无奈,这是有多无聊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子潭啊!这些天就有好多贴子在攻击你,十有八九是前校花楚?#25226;?#25630;的鬼,要不要找找校内网的网监,让她们不要胡说?#35828;饋?#24352;薇薇?#34892;?#25285;心的看着韩子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关系,说吧!几天就过去了!”韩子潭一?#22987;?#20570;了个无所谓的表情,三个月以后谁还记得这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2610;?#20329;服你,太特么洒脱了!?#22791;?#26032;?#40575;亓说縋浴?p>  “子潭你要不要去?#20064;?#25226;王子拿下”柳青杨的心里,?#20064;?#29579;子是女?#35828;?#26497;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哈哈哈!青杨,?#20219;页?#20102;科学家,一定替你设计个?#20064;?#29579;子。”韩子潭忍不住的笑了起来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要贝克汉姆”张薇薇拉着韩子潭的衣襟,笑着抚了抚韩子潭的发丝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?#19981;?#22823;叔?#20426;?#38889;子潭点着张薇薇的头,突然想起了沈隽的拜?#23567;?p>  “?#19981;叮?#25105;就?#19981;?#22823;叔!”张薇薇笑起来就象阳光下的金盏花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难怪那么多男生追你,你都不?#19981;叮?#21407;来你?#19981;独?#24072;啊?#20426;备?#26032;月笑着,拍打着张薇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滚你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个女孩纠缠着打闹在了一起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吃过早?#20572;?#36208;进了教室,韩子潭感觉出了非同寻常的气氛,三百多名学生几乎同时看向了她,各种目光的探究!这种局面她早就已经猜到了,她根本不在意,如往常一般平静的走到了自己的坐位上,拿出书认真的翻了起来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同学们,我们今天分一下组,开始实习,供我们实习的基地?#23567;?#30334;川集团’电子机械制造第一至九工厂、‘美华集团’机械三厂、‘明礼集团’轮渡机械制造工厂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午分过组后,给同学们一下午的时间,准备一下离校。”导员将实习基地的情况简略的介绍完,将资料分发给学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她一定是‘百川’了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看不出?#31383;。?#19981;是挺清纯的吗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843;?#36319;钱过不去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子潭听到?#36865;?#23398;们的议论,耸了?#22987;?#26080;所谓的在申请表上填写了‘百川集团’,她一直在‘百川集团’实习,因为百川机械是最先进的,薪水?#24425;?#26368;高的,而且“百川集团”是世界500强企?#25285;?#23545;将来申请留学有很大的作用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韩子潭、张薇薇、?#36867;稹?#24278;石磊、佟余姚、吕鑫你们六人一组!”导员在念着实习小组的名单,机?#20498;?#31243;的女生很少,韩子潭与张薇薇这组其他的四个都是男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万岁啊!?#25176;?#33457;一组了!”四个男生击掌欢呼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校花,作业全靠你了!”眉清目秀的?#36867;穡?#25512;?#36865;?#30524;镜笑意盈盈的看着韩子潭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校你大爷花,再?#34892;?#33457;全部消灭!”韩子潭一巴掌拍在?#36867;?#30340;背上,拍得?#36867;?#19968;伸舌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回去收拾吧!三个多月时间与校花——朝夕相处呢!”阳光帅气的佟余姚朝其他三个男生眨着眼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寓内,韩子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,看着?#30415;?#33633;的床,心里?#34892;?#24863;慨,四年了,除了打工就是学习,她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,选择这个专?#24403;?#23398;习其他专业要辛苦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年只所以选择这个专?#25285;?#26159;因为弟弟韩子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子柏从小就惊?#35828;?#32874;明,七岁就能使用碳酸钠火山岩和报纸制造活火山,当年项东、玲珑、韩子潭和覃石城四处打工,就是为了能让子柏参加?#25300;?#29702;科研小组?#22791;?#20182;买那些实验用的材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子柏曾韩子潭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姐我学物理,你学机械吧!将来我们制造一个时光机器,救下爸爸和妈妈,姐姐就不用这么辛苦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由此选择了机?#20498;?#31243;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着弟弟,韩子潭唇角浮现了一丝笑意,她呶了呶嘴儿,开始收?#30333;?#19994;书,突然看到了那本,画着一只泰迪熊、签了名的书!心猛的一跳,赶紧撕下来,揉成一?#29275;?#25172;进了垃圾桶,她赶紧拿出双肩包,掏出了她的——工资卡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午两点钟,萧恒拿着刚收到的?#22987;?#29369;豫的站在杜雁川办公室的门前,转身闪进沈隽的办公室,无奈的看着沈隽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子潭的工资卡和辞职信,我们扔?#33046;?#35841;去说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邮给谁,谁去说!”沈?#20102;?#20102;一下脖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1543;?#38589;,你特么这辈子别求我!”萧恒恨恨的瞪着沈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,扔就扔!”沈隽从口袋里拿出了?#33046;?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恒无奈的再次走向杜雁川的办公室,沈?#32842;?#30528;两边都是人头的?#33046;遙?#30475;着萧恒的背影奸诈的笑了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三少,子潭的辞职信!”萧恒将?#22987;?#25918;在杜雁川的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交到人事部!”杜雁川没有抬头,继续批阅着文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工资卡只取了十七万,剩下的十三万估计是住院期间和这几天没----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起交到人事部!”萧恒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杜雁川打断,她连他的黑金卡都不?#23478;还耍?#20250;在乎区区的十几万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恒转身出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雁川将手中的金笔猛的?#32769;?#21069;方,“咄”的一声没入了门框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恒从杜雁川的办公室如释重负般走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子潭就这样的走了吗?#30475;?#27492;消失在他们的生活里了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张活?#26151;?#20432;的俏脸出现在了眼前,这一个多月里,发生了太多的事儿,那个小丫头,象刻在了心里一样,萧恒不舍的叹了口气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转念思忖:不管怎样,那么善良的傻丫头,终于回到自己的世界了,一路勇敢的走下去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三少呢?#32943;?#24658;的心里就象压上了块石头!又要回到过去了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子潭,还好吗?#20426;?#20132;代完人事部,萧恒忍不住拿出手机打给了韩子潭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哥哥,我好着呢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?#24576;?#37324;,韩子潭抓着吊环,跟着人群前拥后挤,接起电话,就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娇憨利落、带着痞气的声音,任谁都想不到她身上的伤痕,感受到她心里的痛苦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子潭,如果有什么需要,不要忘了哥哥!”萧恒觉得心里特别的酸,这个傻丫头坚强起来更让人心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说哥哥,忘了谁我也不能——忘了你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挂?#35828;?#35805;,韩子潭微微的笑了一下,萧恒总那般的细心,温柔,他总是会让她,不由自主的想到——覃石城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赶紧收敛了心神,不要想石城哥哥,不要去想他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指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